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64|回复: 0

【散文集萃】父亲丨吴连红

[复制链接]

1184

主题

1201

帖子

4440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4440
发表于 2021-2-22 20:46: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父亲  
文丨 吴连红

  父亲节那天,病残的我坐在靠窗的床头,打开手机,看到朋友圈以各种方式在祝庆送福。聆听着朋友圈里由崔京浩演唱的《父亲》,我的心绪禁不住一阵缭乱。那些长着脚的歌词,像一群舞者和着深情的旋律,在我的心坎上轻轻起舞;窗外的阳光像爱的使者,努力挤进我心里每一个黑暗的角落;自由的风轻轻拂过我不自由的身体,像是有几许的感伤;不会说话的往事化作热泪淌过心间、淌过脸上岁月的皱纹,淌向追忆的流里……

  我家里屋,安静的角落,置着一张床。这床是我年少时,父亲请木匠师傅耗时两天,用自家槐木为我和妹妹打制的。它呈简易的堵头状,长约两米,宽约一米半,高约六十公分;直立的床腿敦厚、古朴,像四个强劲的庄稼汉;床沿和床头,被刨子一遍遍刨光,鎏光的纹理深藏着制床师傅温和的脾性;床面是父亲将高粱秸用细绳紧勒于床墩之横梁,继而铺上谷秸、草席而合成的。正值夏季,溽热沉闷的空气噼噼啪啪炸裂,我和妹妹从小河洗澡回来,在此床赤腿裸膊而睡。草席平整光滑,幽凉舒爽,时而一个翻身,不经意间枕头便疏离了头颅。我俩在这方小天地上闹着,笑着,梦着,成长着……

  世事沧桑,生活百变。在最狂妄的年纪,正当我憧憬着人生最美丽的风景时,却不幸患上了类风湿性关节炎。从此,我的事业、我的工作、我的梦想,都彻底破碎了,整日吃药、打针、治疗,忍受着病痛的折磨。

  要说压力最大的还是父亲。看见我的身体每况愈下,他心急如焚,唯恐耽误了我最佳的治疗时机,背负精神与经济的双重压力,绞尽脑汁询求着各种有可能治愈的途径。然而,尽管父亲饱蘸了求医路上的风霜雨雪,历尽了众人难以想象的艰苦与艰辛,却仍未抵挡住病魔无形地对我的侵蚀,进而被无情地拘禁于病榻上。

  “昔时人远去,今日床空寒”。妹妹做了新娘后,剩我独自病卧床头。落寞、无助、怅惘以及一些难以名状的苦楚萦绕心坎,使我黯然神伤、夜不能寐。父亲为疏浚我心中的郁结,呵护我羸弱的身体,不辞辛苦,为我添置了一个床垫,即“草褥”。

  草褥由外皮和内瓤合成。那看似浑然一体的外皮,是父亲用数条蛇皮袋一针一线拼凑而成的。他眼戴花镜,静坐于日光之下,用那粗糙而笨拙的手,边缝边将褶皱试探着一点点抻平;他那刻有斑驳岁月足痕的额头逐渐渗出了汗珠,可他全然不顾;那副神情专注、谨慎小心的样子,像在疗愈一个受了怆痛的生灵,让人看了心生悲悯。内瓤的填充物——麦秧,亦是父亲苦心碾轧、精心挑选、细心淘洗、耐心翻晒而得来。这麦秧不同于脱粒机打出的麦秧,它显露着父亲用汗水浸透出来的一种柔性之美。

  在偏远山区,人工收麦是个既劳累而又复杂的农活。首先,将割好的麦捆挑到事先轧平的麦场上,垛起;继而,将镰把贴于地面,用石磙(或巨石)压牢,镰头立起,坐于其旁,手握麦秆,将麦叶连其不成用的麦秆(可置于屋顶防雨)用麦梳梳理干净,乃称“梳秧子”;接着,将成用的麦秆与麦穗置于镰头处切割分离,麦秸捆扎留用,麦穗趁天晴晾晒;最后,套驴拉起石磙将麦穗反复碾轧、脱粒、堆起,趁风势,用木锹迎风把麦粒扬出。


  麦穗脱粒工序落幕,碾轧梳秧工序上演。此工序虽劳心劳力,收获的麦粒却微不足道。有些农户,不屑于折腾,直接拿来喂牲口了。然而,经过反复碾轧、翻挑、再碾轧的梳秧手感柔软,非常适宜用来填充枕头、褥子。

  偎于柔软温婉的床之怀抱,淡淡的麦秧香气四溢,悠悠长夜,我情态种种。“草褥”是凡俗的,却又是贴心的;是庸常的,却又是温暖的;是廉价的,却又是无价的。它积蓄了父亲太久太久的爱。这爱如同阳光雨露润泽着一粒干瘪清瘦的心种,使其在枯荒的心土中迎日生根、发芽,孕育花开。

  艾米丽·狄金森有一首短诗这样写道:“没有一艘快船能像一本书/载我们游历异乡/也没有一匹骏马比得上/一页欢腾的诗章/这是穷苦人都能完成的旅行/没有通行费让你忧烦/那运载灵魂的马车/是何等的节俭!”或许我是受了诗的引导,抑或是因了病程冗长,寂寥的时光默然被书籍所俘获。我像着了魔似的狂游于书海,享受着阅读所带来的快感、美感,内心陡然激起了写作的冲动。于是,便以笔为桨,以纸为舟,尝试着开启了人生的习作之旅。

  历经几载的习作之行,我有幸在“爱传递”平台第四次征文比赛中荣获三等奖。父亲手捧荣誉证书和奖牌,确认着我的名字,喜悦瞬间在他的眉上眼上飞动。素日不善言表的他,一下子敞开了话匣子,细心端详着奖牌的精美设计,有模有样地将其褒奖了一番。我欢喜着父亲的欢喜,“咯咯”地笑了。旁边的花儿也跟着笑了。

  一首歌曲的播放时光里,看见父亲满身疲惫地穿过岁月的尘埃已至耄耋之年,我耳畔又回荡起“都说养儿为防老,可您再苦再累不张口”此句唱词。心,一如万千虫豸噬咬一般……

  漫漫人生路,无论走多远,牵挂你的,永远是父母那慈爱的双眸;最美的风景,永远都是那条回家的路。

  放下手机,回老家陪父亲过节!



提示

本平台刊发或转载的作品,只是为了传播,并不代表我们的观点!

(本文图片源自网络)
责编丨徐静媛
复审丨刘玺娜
校对丨吕眉洁
诵读丨陈芬芳
制作丨张朝青



点下面链接,看作者更多精彩作者简介
吴连红,笔名:“宏莲心儿”,一级残疾,临沂市作协会员。以文字慰藉心灵,以墨香直抒胸臆。


诵读者
陈芬芳,昵称,“秋水文章”。江苏人,小学数学教师,爱好朗诵。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公益网站,残疾人就业,残疾人找工作,残疾人优惠政策,残疾人公益综合社区  

GMT+8, 2021-3-5 05:01 , Processed in 1.167552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爱传递公益网 X3.2

© 2001-201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