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58|回复: 0

【散文集萃】南方的冬天丨徐荣华

[复制链接]

827

主题

829

帖子

3175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175
发表于 2021-1-11 10:28: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云中雁 于 2021-1-11 10:29 编辑

南方的冬天
文丨徐荣华
在南方,冬天不像冬天的日子里,坐在有暖空调的房间里,格外地想念小时候冬天的寒冷。有暖空调的冬天,冬天的感觉越来越随便了,最明显的感觉是不如从前那样冷了。随随便便的一件毛线衣,一条棉毛裤子,就能把南方的冬天严严实实地度过了。对于季节变化的迟钝仿佛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觉得随便。节气已是大雪,天气预报上说,我们浙西地区还是零上温度,须江河不甚清澈的水波随风荡漾,更别说结什么冰,即使是大雪过后,天气到了零下,水的结冰温度也要增加到零下好几度,大概是水不再纯净的缘故,即使是零下六七度到十多度,好不容易水面上附着一些一动不动的五颜六色的垃圾袋子,那也是一层极薄的冰,仿佛是塑料纸似的一碰即碎。在南方,冬天不像冬天的日子里,坐在有暖空调的房间里,格外地想念小时候冬天的寒冷。童年的记忆中,冬天总是很冷。北风呼呼像哨子似的刮着每家每户的窗户,把糊在窗户外的塑料布刮得呱嗒呱嗒地响。冬天最寒冷的时候。爸爸给院子里的水缸盖上沉重的木板,但仍挡不住水缸里的水结成一圈圈透明的冰。早晨妈妈勺水做饭,要把最上面的一层不太厚的冰用水勺子砸破,这样,才能勺水做饭。妈妈给爸爸做的是两头翘起来,大大的厚厚的棉鞋,给我做的则是青色布面,手工纳的千层底厚棉鞋。我的棉袄是哥哥穿过的棉袄,因个子长了,妈妈也舍不得丢掉已小的棉袄,在袖子上、身上,用布片再接上块新布,因太显眼,穿时再在外面罩个外套。我的棉裤是带松紧带的,前面用一根圆松紧带绑住一枚很大的圆扣子上,俗称“吊带裤”的棉裤,这样的棉裤有个好处是不会冻腰;不像现在的衣服,上衣与下衣是分开的,蹲下或弯腰时,若是上衣不足够长,会露出腰背,时间久了会冻坏的。
南方的冬天来了,家家户户那三季常敞开的大门也关闭起来,家家户户都关得紧紧的,显得狭长的厅堂变得像穿堂风似呼啸着空洞和寒冷。其实关不关门也没什么很大的区别,外面和家里是差不多的温度。若有太阳的日子,大家把厚重的棉被子晒满院子里拴的粗铁丝上,同时也聚在宽阔的屋檐下晒晒太阳,聊聊家常理短;爱干活的妇女们拿个鞋底边说笑边纳着。但阴天的时候,天空远远近近的都是灰色,那种色调越来越沉重,主妇会响亮地吵骂几句孩子,踢几脚哼哼拱猪圈栏的老母猪,心里的火气才发出来,心里敞亮了许多。南方的冬天,农村很干净的,院子也干净,没有蚊子苍蝇类的团团飞舞。我们小孩子穿得跟粽子似的跑到路上玩,裸露在空气中红通通的脸,如秋后的苹果似的皴得细细的纹,而且不仅脸上,手背上也是,得不到充分的洗透,皴得像个小野人似的附着一层薄薄的泥垢。我与小明、树友等几个小伙伴一起疯跑,身上头上冒出腾腾的热气,耳朵里却响着呼呼的风声,冻得鼻涕也结成了薄薄的一层霜,酸涩难言,有股气息在鼻腔里穿梭着,它清洌纯净,鼻涕溜进来,鼻涕又呼出去。但我最喜欢的是下雪的日子。天空中雪花纷纷扬扬,漫天飞舞,我总是光着脑袋冲到院子里,仰望着那小精灵曼妙地飘下来。雪花落在温暖的手心儿里,凉凉的,变成了小水珠儿。雪越下越大,有时一下就是半天。在南方冬天的夜里,雪花铺天盖地,外面一片白,映照得妈妈简陋的老屋里分外明亮。早上起来,雪停了,雪白亮得耀眼,爸爸妈妈开始扫屋檐下梯子上的雪,然后登梯子扫房顶。没来得及被太阳晒化的雪极轻极软的,怪不得古人会有“今冬麦盖三层被,来年枕着馒头睡”的谚语,真的像是新棉絮铺得被子,蓬松柔软,用扫帚轻轻一扫就哗哗地顺着房檐淌下来,像是又下了一场雪似的。我冻得小手儿通红,扫着院子,扫着鸡笼上的雪,堆成一堆儿,被妈妈再一铁锨一铁锨地锨到院子门外。
大路上的雪没人扫,我们一些小孩子趁着雪没化,溜出去,踩得洁白的雪花咯吱咯吱地响,来回地奔跑着,把地面踩得结结实实。踩实了的地面,滑滑的,小伙伴们你推我搡地来回穿梭着滑来滑去,大声地喊叫着,把树枝上的雪花都震落下来。我常把一双鞋子踩得湿漉漉的,回家后,没少得挨妈妈一顿骂。我们没有城里的溜冰场,老天爷的下雪成全了我们这些乡村孩子,尽情地在雪地上撒野。有的小女孩子捧起雪来,攥成紧紧的团子,互相扔掷着,大声地说笑着,把冬天沉闷的浊气一扫而光。我曾扫起鸡笼高处白白的雪,收到一个面盆里,倒不是像红楼梦中的妙玉集雪煮茶,一个乡村些尼鬼(江山土话,男孩的意思),是没有这些浪漫想法的。妈妈说,第一场雪水,搓搓手,搓搓脸,搓搓耳朵,不会生冻疮。果然如此,妈妈用化了的雪水把我的手心手背、耳朵裸露的地方着实地来回搓几下,真的是一个冬天不生冻疮。这是大自然的神秘偏方,让我们在寒冷无处躲避的严冬里度过一个温暖的童年。成年后的我,穿着棉衣裹着围巾匆匆走在大路上,在有暖阳的午后,若是遇到一些老年人坐在路边聊天,就会不由得停下脚步;看他们渴了喝口尼龙布包裹得结结实实的杯子里的水,那腾腾的热气,看上去一点儿也不冷,挺温暖的。现在,冬天尚未极冷,室内早已开起了暖空调,穿一件保暖内衣都感觉热烘烘的,这热烘烘的气息,带着一股工业园区内特有的气味儿,是一种工业的,一种经过修饰的温暖;但我更喜欢童年的那种纯净的冬天,尽管寒冷,但在妈妈家里度过一个温暖快乐的童年时光却是温馨而幸福的!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
责编丨刘玺娜
复审丨吕眉洁
校对丨黄俏红
诵读丨杨 洁
制作丨萧协章

作者简介
徐荣华   男,笔名,羊鸣,浙江江山市人,机械工程师,江山市作协会员,许多作品刊登在《今日江山》《衢州晚报》《知音》《浙江诗人》等杂志媒体上。2001年因意外造成二级听力残疾。

诵读者
雨 娘   原名:杨洁,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中華诵读会会员、中国傩戏学会会员、中国音乐家协会戏曲声乐研究会会员;江苏省导演学会会员、南通市戏剧家协会副主席;原江苏省南通市通州区文联驻会副主席。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公益网站,残疾人就业,残疾人找工作,残疾人优惠政策,残疾人公益综合社区  

GMT+8, 2021-1-22 05:59 , Processed in 1.217738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爱传递公益网 X3.2

© 2001-201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