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75|回复: 0

【中篇小说】我是契约儿媳(二十)丨杨忠颖

[复制链接]

827

主题

829

帖子

3175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175
发表于 2021-1-8 10:45: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云中雁 于 2021-1-8 10:47 编辑

(二十)

我的身边出现了肩膀

文丨杨忠颖



前情提要:
嘟嘟生日这天,光羽不断给刘雯惊喜、感动,升温了刘雯的情感,让她意识到自己是喜欢光羽的,喜欢他的一切包括残疾。苦于没有机会表白这份心意的刘雯希望儿子嘟嘟能帮她一把,哪想却弄巧成拙,让光羽误会她在外面有喜欢的人了。

 

刘雯说不清楚了,抓狂地薅着头发,没办法了,都误会成这样了,干脆直接表白吧!直接给他说“我喜欢你!”刘雯大着胆说:“其实,我喜欢的是……”

“你走吧!有喜欢的人,就跟他走吧。”光羽不等刘雯说完就打断说,“我说过你随时可以走。那我们就两清了。”

刘雯呆住了,她不敢相信光羽会再次叫她走,突然间泪水堵住了喉咙,什么话都说不出来。说不出声,只想哭,只有哭才能呼吸,只有哭才能冲破喉咙,只有哭才能淹没光羽刚才坚决如铁的话。刘雯抹着奔涌的泪掉头跑了出去。

刘雯抱着嘟嘟又去了屋后那片芭蕉林痛哭,感觉这次比那次更伤心更难过,哭得也更久。为什么呢?为什么好好的,会弄成这样呢?都要怪嘟嘟,是嘟嘟乱说话让光羽误会了!刘雯的怨气一下子全怪到嘟嘟头上。吓着嘟嘟了,嘟嘟害怕地哭了起来。刘雯又觉得很对不起,抱着嘟嘟直道歉。

可是,光羽怎么能轻易地说出让她走的话来呢?这才是刘雯最为难过的。刘雯想:“难道是我错觉了?他对我和嘟嘟好一点,关心一点,就让我错以为他和我一样,彼此都有感觉?其实,我和他们家以前请的护工一样,随时是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

刘雯真的是好伤心好难过,只有紧紧抱着嘟嘟哭诉:“但是,我好想做他特别的那一个……”



而另一方,光羽在家里一下午也是很担心很难过,刘雯哭着跑出去这么久,想要给她打电话,手机却在床上,他拿不到。刘雯不在身边,他几乎什么都做不了,也什么都不想做。光羽这才体会到刘雯对他有多重要,他已经离不开刘雯了。光羽开始懊悔,为什么要气走她?就因为嘟嘟一岁大的孩子说的一句话,说刘雯有喜欢的人,他就生气了,失去理智了。这是在吃醋吗?是的,光羽喜欢刘雯已经无法自拔了。

这时听到外面大门有开门和关门声,光羽知道是刘雯回来了,心情顿觉轻松敞亮。只听得习惯的脚步声渐来渐近,刘雯推门进来了。她没和光羽说话,只是看放在光羽旁边的咖啡没有喝,都冷了,她拿去冲了一杯热的来。刘雯现在很懂他的习惯和需要,光羽确实感觉对她有依赖了。

“皮亚内(韩语音译:对不起)!”光羽突然开口说。他觉得这样给刘雯道歉或许有用。

刘雯在迟疑要不要接受他的道歉,说:“你这是在道歉吗?”

光羽有些难为情地点点头:“嗯。”

“那你用五个国家的语言给我道歉吧!”刘雯抄着双手说。

光羽抬眼看着刘雯。

“庆松哦密达(韩语音译:很对不起)!”

“果没拉塞(日语音译:很抱歉)!”

“阔拓(泰语音译:对不起)!”

“I feel really bad I said let you go. I'm so sorry to make you sad.”

“对不起!我今天有点神经质了……”

刘雯点点头,勉强能接受,但是……她突然俯下身逼到光羽面前问道:“你为什么会神经质?是因为听到嘟嘟说我有喜欢的人吗?”

逼得太近了,光羽不敢看刘雯,只是点点头:“嗯,有些在意……”

光羽说“在意”,刘雯却觉得这是她想要的答案,在意她有没有喜欢的人,不就是在吃醋吗?但是……光羽随后却说:“我有点在意外人的流言蜚语,如果你在外面有……喜欢的人,我怕会传一些不好的话……”

刘雯突然火大了,吼道:“我不会有喜欢的人!我一辈子都不会有喜欢的人,行了吧!?”说完,转身出去了。

光羽是真心道歉的,但后面说的话又把刘雯惹毛了。这两人真是一会儿天晴一会儿雨的。



第二天,就是刘雯闺蜜璐璐婚宴请客的日子,光羽一向不喜欢参加人多的场合,所以就刘雯和光羽妈妈代表他们家去。留光羽一人在家,刘雯有些不放心,但光羽妈妈却说没事,她们去吃个中午饭就回来,反正又不远。

刘雯穿戴打扮好,和光羽妈妈准备走了,还是忍不住回头,看光羽在窗台的阳光下投射出的孤单影子,想过去给他说点什么。可还和他生着气呢!刘雯有点气自己的小心脏,为什么总是对他心欠欠意念念的!

璐璐的婚宴就订在附近的一个山庄,她们打车一会儿就到了。

璐璐见到刘雯,非常的高兴。他们已经举办过西式婚礼了,这次主要是宴请女方的亲朋好友,所以来了很多她俩共同的死党和同学。大家很久没见面了,而且各自的生活都发生了好大的变化,再聚首真是非常激动和高兴!

刘雯抱着的儿子嘟嘟都能喊叔叔阿姨了,更是大家调侃玩闹的对象。从外表看,嘟嘟和普通的孩子没什么两样,但就是不能走路。当有人问起刘雯的另一半,总是璐璐给她挡箭,说有事不能来。

“哦!何强师兄!……”

有人叫起来,随后大家都跟着欢呼起来。

只见,何强穿着一套白色的西服,笔挺的身材,金表腕饰,挥着手向这边走过来。

“师兄,你这样,我想换老公了!”璐璐开着玩笑,大家一哄笑闹起来!

何强确实很帅气,一副韩版男神的样子。向璐璐表达了祝贺,便首先招呼刘雯:“诶,你们来了,怎么不打电话给我开车接你和光羽?”

“嗯,他没有来,我和妈来的。”刘雯小声淡淡地说了一句。

“师兄,怎么,一个人来的吗?”有人问。

何强笑笑说:“怎么是一个人,这里有这么多人!”

“听到没!?这里没结婚的女青年,都有机会哟!”

何强被热情围着,刘雯抱着孩子悄悄地退了出来。以前刘雯是最爱疯、最爱闹的,可自从结了婚,有了娃,似乎一切都给她说拜拜了,特别是第一次婚姻的失败,就好像刚才被圈子挤出来,她都失去资格去爱了。



刘雯抱着孩子,四处走走转转。庭坝上有几个孩子在玩滑板,嘟嘟好像很感兴趣。刘雯抱着他过去,请小朋友让他玩会儿。

嘟嘟连走路都不行,别说玩滑板了,刘雯只是放他到上面,抱扶着滑动两下,已足够让他开心得咯咯咯咯的。

“想滑一圈吗?”

刘雯回过头来看是谁在喊话,阳光下……何强的白色西服格外的亮眼。

刘雯还没回答何强的话,何强走过来说:“以前你不是滑得特别好吗?每到傍晚六七点钟,你们的队伍就踩着滑板灯出来,像一道彩虹一样在街上穿过。”

刘雯笑笑,想起来像很久的事,不过也没有多久,才四五年。四五年的时间,真的改变了好多。

“怎么样,想玩吗?我给你抱着嘟嘟,你去玩会儿?让嘟嘟见识一下妈妈的风采!”

刘雯被勾起了兴致,想玩一下,把嘟嘟交给了何强。

刘雯提了提裤子,脚一踩滑板便一溜烟地冲了出去。没想到这么久不滑,依然能迅速上手。刘雯加快了速度,绕着场坝转圈,她喜欢这种风驰电掣的感觉,喜欢听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和人们鼓掌叫好的声音。运动带来的释放,快乐,她好久都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嘟嘟看着妈妈玩疯了,也扑腾着要去,于是何强抱着嘟嘟跑过去。刘雯减慢了速度匀滑,何强抱着嘟嘟跑在后面跟着,这画面在旁人眼里看着好甜,就像真正甜蜜的三口之家。但是,光羽妈妈看见了,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突然,前面有个孩子冲出来,刘雯回头看见一时刹不住,向后一仰,倒了下去……

何强上前一抱把她接住,她正好倒在何强的肩膀上。这次刘雯摔倒没有受伤,因为她身边出现了一个有力可靠的肩膀,虽然只有一瞬间,那种有力坚实的支撑、依靠的感觉真好。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
责编丨徐静媛
复审丨刘玺娜
校对丨黄俏红
诵读丨杨 洁
制作丨萧协章

点下面链接,看作者更多精彩

【中篇小说】《我是契约儿媳》(十九)丨杨忠颖
【中篇小说】《我是契约儿媳》(十八)丨杨忠颖
【中篇小说】我是契约儿媳(十七)丨杨忠颖
作者简介
杨忠颖  笔名“水影晃树”,四川自贡人。1982年生于教师家庭,由父亲背着完成了学业,因不幸罹患罕见病“脊髓性肌肉萎缩症”,常年支撑着羸弱的病体坚持写作,尤擅诗词歌赋,对联散文小说等。其作品多有获奖,如河北卫视《中华好诗词》第三季征集令二等奖,晋江市首届残疾人征文比赛二等奖,《2018天府诗会》原创诗歌一等奖。最喜欢的格言:残疾不代表不行!

诵读者
雨 娘   原名:杨洁,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中華诵读会会员、中国傩戏学会会员、中国音乐家协会戏曲声乐研究会会员;江苏省导演学会会员、南通市戏剧家协会副主席;原江苏省南通市通州区文联驻会副主席。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公益网站,残疾人就业,残疾人找工作,残疾人优惠政策,残疾人公益综合社区  

GMT+8, 2021-1-22 05:51 , Processed in 1.222330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爱传递公益网 X3.2

© 2001-201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