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21|回复: 0

【散文集萃】那年那路那人丨吴连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7-27 12:17: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那年那路那人

文丨吴连红



总有一些歌,一听就会动了心弦生了意境;总有一些场景,一念起就会沉陷进去;总有一些遇见,一忆起就会暖透心怀。

我出生在一个穷乡僻壤,九十年代中期,交通信息还异常闭塞。几座山岭横亘东西,成为两县的分界线。家住山前的我们若想抵达山后,除了坐客车绕行七八十里的公路外,还可携自行车爬十多里的坡道,直抵山顶,然后跨车“逍遥”地滑行至山底。

回首流年,追寻那泓记忆的逝水,不禁心生无限感伤与感激。那时,可以说是我人生中最灰暗的时节,因被确诊为“类风湿”,四处求医无门,全家人心急如焚。有句俗语叫“病急乱投医”,父亲听说山后有位大夫医术精湛,恨不得马上带我飞过去,尽快药到病除。为能达成所愿,父亲摸着干瘪的口袋,卖掉了不该卖掉的羔羊,加之东挪西借,连续几日费尽心思为之操劳。在那个刚刚得以温饱,经济还不富足的年代,使我深深体味到人有啥别有病,没啥别没钱的惆怅与无奈。


为了节省开支,父亲最终决定和妹妹各自一辆自行车,交替载着我去山后。我们带上备好的水和干粮,迎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抱着满满的希望径直奔赴那条山路。

路远无轻载。刚上路不远,父亲就觉知仅凭自己和妹妹的力量着实有些轻薄。还没开始爬坡,他们就累得“呼呼”直喘了。目之所及,那条蛇样的山路,只见蛇身,不见蛇头和蛇尾。欲要抵达目的地其难度不言而喻。父亲思忖片刻,牙一咬,脚一跺,打了辆过路的出租三轮,一番讨价还价之后,最终以十元钱的价格把我们送到了山顶。

站在山顶,一览无余。然而,我们却无心赏景,忙跨车沿坡飞奔而下。


看医取药,一切皆顺。然而,折回却又成了难题。我们不免又做起了“守株待兔”的美梦——若有出租三轮从此经过,岂不美哉!可直至申时也未见其影。此时,父亲心急如焚,摸着口袋里仅剩的十元钱,心里做着最坏的打算——要么一起流落街头;要么让我用那十元钱坐客车,而后他们骑车返回。

或许老天有眼,就在我们愁眉不展之时,有辆三轮车突然触及我们的视线。父亲喜出望外,急忙喊住了司机师傅并快步迎上前去。此时,父亲直感一股浓重的猪粪味扑鼻而来。原来,司机师傅是个猪贩,车兜里残留了许多猪粪。在那个节点,父亲丝毫没有犹豫,忙递上香烟,同司机师傅商量起送我们一程之事。不大工夫,只见司机师傅边启动车子边嚷道:“少了二十元不干。”眼看着车轮即将滚动,坐在路旁的我极速吃力地站起来,蹒跚来到司机师傅跟前,哀求道:“大哥,我们是出来看病的,不是有钱不给您……两山遇不到一块儿,两人早晚有相遇的时候,再见时还您,还不行吗……”司机师傅见我那副步态与神态,先是吃了一惊,恻隐之心随后而起。只见他思忖了片刻,跳下车,将车兜里的杂物收拾了一番,温和地道:“那我送送你们吧!”


就这样,三轮车载着我们,沿坡而上。尽管临近顶端,坡陡六、七十度,但司机师傅彰显出一副大家风范的姿态。他不急不燥,挂上一档,加足油门,一鼓作气,徐徐地爬上了山顶。父亲紧绷的心终于放松了。而司机师傅却停车跳下,急速地掀起水箱盖,只见水在箱体里早已承受不住热的煎熬,正使劲地翻滚着、怒吼着、反抗着……

父亲感激不尽,笑盈着递上烟,与司机师傅蹲地攀谈了一会儿。当父亲从口袋里掏出钱时,司机师傅的寥寥数语简直使人暖透心怀。他指指我说:“算了,那么年轻,赶紧好好治疗吧!”说完,便踏上三轮浸没在了余晖中……

望着司机师傅渐渐远去的背影,余晖撒满了他的全身,看上去是那样的光彩夺目、熠熠生辉!







(文中照片源自网络)



作者简介:


吴连红,笔名:“宏莲心儿”,一级残疾,临沂市作协会员。以文字慰藉心灵,以墨香直抒胸臆。



责编丨徐静媛
复审丨刘玺娜
校对丨萧协章
制作丨张红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公益网站,残疾人就业,残疾人找工作,残疾人优惠政策,残疾人公益综合社区  

GMT+8, 2020-8-15 01:22 , Processed in 1.162979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爱传递公益网 X3.2

© 2001-201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