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6|回复: 0

【散文集萃】父亲丨米小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父   亲

文丨米小锋



父亲在我印象里是一个脾气非常大的人,平时不咋吭气,一旦惹火了他,脾气上来拿起啥都敢打孩子。那个年代的教育理念就是棍棒底下出孝子,家家孩子挨打都是很正常的事。我和哥哥对爸爸惧怕可以说是深入骨子里的,关系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后来哥哥结婚了有了孩子,从老家来看爸爸妈妈,见了下班回来的爸爸,依然诚惶诚恐。




原来爸妈都在城市里面上班,后来爸爸妈妈响应国家号召,1962年精减人口回到农村,这一去就在农村呆了19年,也就有了我。那年代多个孩子就多份劳动力,而且都是集体所有制,分东西都是按人头分,孩子长大了能帮家里干农活,老大带着下面的兄弟姐妹去割猪草、放羊,帮家里做些力所能及的事。那时农村家家都会养猪、养鸡、养鸭,到年根可以卖钱换东西。那时候家家吃的都是红面、玉米面,白面大米那是家里大人小孩生病时的营养餐、逢年过节时候的美味。
小时候我体弱多病,也许是家里最小而且嘴细,有时宁可饿着也不吃红面,用妈妈的话说,我的“小胳膊小腿细得和火腿肠一样”,体弱多病,妈妈动不动就抱着我坐公交进城找爸爸,而爸爸骑上他们商店里用于拉货的三轮车拉着我们母子去儿童医院给我看病。由于扁桃体经常发炎,所以就要打针,打得屁股都没法坐,爸爸抱着我才能睡觉,屁股不敢挨床铺。爸爸就那样一晚一晚熬。可是白天他照样起来去上班,不然会扣工资的。白天妈妈照顾我,就这样我隔几个月就会病一场。有时候他悄悄地叮嘱妈妈给我做点好吃的增加营养。时间就这样不知不觉地流走了。




转眼到了1980年,我们家回城,留下了年龄偏大的哥哥和爷爷一起在老家生活。于是,我每天都能吃上老豆腐麻叶,并顺利在城里上学。或许是我对钟表不感兴趣,怎么都不会读表,七岁时妈妈问我几点了,我还跟妈妈说短针指几,长针指几,爸爸发现了这个情况后,就很严肃地把我叫到跟前,用他的两条腿夹住我,当时的我胆战心惊,站在那里乖乖地听爸爸说话,生怕听不到屁股就要挨打。爸爸摘下他的手表,然后拨动时针、分针告诉我这些表上的功能和用法,也许这是我一生里最专心的听讲了,不到十分钟居然就学会了。妈妈下班回来我指着桌上的台钟告诉妈妈几点几分了,妈妈听了高兴地摸我的头,爸爸过来说二宝用了十分钟就学会了,这说明他不是学不会,而是学习不专心。
爸爸很有本事,在农村养病时,他也闲不住,悄悄和那些走村串户帮人打家具的木工师傅学习了木工制作,还置办了一套木工工具,我们家里的床、衣柜、写字台都是他用商店里废弃的木板箱拼凑打磨出来的。爸爸喜欢一些新鲜稀罕的东西,比如那个年代我家是我们村里第一家拥有电视机的人家,那时有一台九英寸英雄牌电视机就让我身边的小朋友羡慕不已了,而且爸爸通过他的奇思妙想让它成为了一台十二英寸的电视,在它外面镶嵌了一块放大镜,正好和他做的立柜形成一体。爸爸是做缝纫机销售的,那时候家家都有缝纫机,缝纫机坏了怎么办?周围的村民会来找,爸爸也很牛,用一个小螺丝刀全部搞定,我羡慕不已。
随着时间的推移爸爸老了,妈妈因病离世对他的打击很大。记得妈妈刚得病时,我无意间看到爸爸坐在沙发上哭泣,我无法相信那么厉害要强的男人也会哭泣流泪。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谁也无法改变,我最大的希望就是老爸能找个像妈妈一样疼爱他关心他的老伴,陪他走完剩下的人生。子女再怎么照顾,也不如身边有个知冷知热的女人照顾得周到。



(文中照片部分来自作者)



作者简介:


米小锋,男, 汉族,48岁,山西太原市人。2004年因脑出血后遗症导致肢体二级残。残后静下心来开始喜欢看书,有了写作的冲动。



责编丨谭纯慧
复审丨刘玺娜
校对丨王 君
制作丨张红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公益网站,残疾人就业,残疾人找工作,残疾人优惠政策,残疾人公益综合社区  

GMT+8, 2020-7-5 06:03 , Processed in 1.149903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爱传递公益网 X3.2

© 2001-201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