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6|回复: 0

【散文集萃】水井情丨吴连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6-26 15:07: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水井情

文丨吴连红




每每忆起老家门前那条弯弯的小溪,清澈的溪水便欢唱着儿时的歌谣流淌进心田,身在远方的我,乡愁继而滋生滋长起来。忘不了,站在大门外,不经意间向小溪上游观望,从而望见的那座熟悉的井台,和那井台上一个个亲切而忙于挑水的身影。那井台呈凸状,方圆七八平有余,用数块大小不等的石头砌成;井台离溪面约一米多高,即使暴雨如注,溪水也不易漫上井台;由六七块粗板石围成的井沿,双脚踏上心感踏实;井深三米,水深两米,水层通透见底,即使很小的物体沉入井底,也能清晰可见;井身直径一米尚小,圆壁用石头垒成,沙灰嵌缝,石面平整,缝隙匀称且又相互交错,给人一种天然的美感!儿时的我,每每放了暑假,整天和小伙伴们不是在溪里逮鱼、摸虾、堵水包,就是故作口渴,用线绳拴住墨水瓶,跑到井台上去打水。炎炎夏日,我们畅饮着甘甜、清凉的“饮品”,逗留在井台旁的歪脖柳荫下,观赏着随风摇曳如婀娜少女般的柳姿,惬意十足!我将逮住的鱼虾拿回家犒劳母鸡,鸡爱生蛋了。而母亲就以煮鸡蛋来犒赏我们。因地质原因,那井水素日特别充盈,即使是少雨季节,水位也不会轻易下降。然而,有一年大旱,即使是七八十岁的老人也鲜有遇见的旱情——村头的大河持久干涸;青绿的树叶眼瞅着被渴得无精打采地垂落在地;地里的庄稼渴得更是惨不忍睹;吃水难成了乡亲们终日的心病。在这紧要关头,是那口水井解了乡亲们的燃眉之急。尽管水位持续下降,直至亲自下蹲到井底,方才舀水入桶。但那水井的一双泉眼像有灵性似的,始终显露出一副不屈不挠的神态,在那个锅底大的石窝缝隙间,坚守着使命。乡亲们小心翼翼地舀着,生怕干扰了其灵性。那一瓢瓢舀起的似不是普通的井水,而是琼浆,是玉液。在乡亲们最无奈和无助之时,给予希望和力量。




社会的发展,时代的进步,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是乡亲们心之所向。然而,凡事有得必有失,以自然引流的自来水走进了各家各户,带给乡亲们便利的同时,也缺乏了那种井水之生命所及的鲜活。尔后,一种浓重的情结涌上心头,甚是无法化解。为方便出行,一条土坝夯成的村道横溪而卧。尽管堤坝留有下水管道,但其作用甚微。随着泥沙淤积、水势漫涨,哺育了多少代人的水井眼睁睁地就这样被掩埋了其中。世事难料,一年雨季,连续几天,大雨倾盆。土坝水位急剧上涨,因不堪重负,最终以决堤告急。路还得走,生产生活还得继续,因此,有位爱心人士谋划出资,加之全村总动员,没过多久,一座长约十二米、宽约四米、墩高约六米的“鑫海”爱心桥跨溪而起。站在桥上,手扶围栏,俯瞰溪涧美景,心里总感觉像缺少点什么……世上往往有些东西,你或许认为它已过时,索性将其搁浅或淘汰,但时间这把多事的手,会将事实真相逐层揭开。又一年天旱,各家的自来水井入不敷出,此时,乡亲们把希望又寄托在被掩埋了数载的水井身上。于是,便纷纷慷慨解囊,将其重新挖掘清理、修葺筑建。时过境迁,那饱经风霜、历尽沧桑的水井,终于以新的模样复活了。有谁能说出这得益于什么?或许这水井冥冥之中就是村庄不可或缺的血脉。尽管再立汗马功劳,但它依旧如往昔般功成不居,呈现出一种达观、超脱的姿态,伫立在溪涧旁,静默地守望着村子的变化及成长……







(文中照片来自作者)




​作者简介:


吴连红,笔名:“宏莲心儿”,一级残疾,临沂市作协会员。以文字慰藉心灵,以墨香直抒胸臆。





责编丨徐静媛
复审丨吕眉洁
校对丨王 君
诵读丨张岳香
制作丨陈朝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公益网站,残疾人就业,残疾人找工作,残疾人优惠政策,残疾人公益综合社区  

GMT+8, 2020-7-5 04:54 , Processed in 1.199140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爱传递公益网 X3.2

© 2001-201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