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73|回复: 0

【“父爱如山”征文】记忆中的父亲丨何安祥

[复制链接]

1018

主题

1035

帖子

3794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3794
发表于 2020-6-20 16:33: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记忆中的父亲

作者丨何安祥



  我读初中三年级的时候,父亲就离我而去了。父亲是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三年困难时期得水肿病去世的。记得那天正是放国庆假,我们刚从山区农村“抢收”回校,弟弟来通知我,告诉了这个噩耗,我当时犹如五雷轰顶,一下子蒙了,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扑簌簌地往下掉。我连忙向学校请了假,退了粮(上世纪60年代粮食凭证供应,当时学生每月只有25斤。请了3天假,就在伙食团退三天的粮,再把粮食交到人民公社食堂,才能在公社生产队食堂吃饭。当时是不准私人开伙做饭的。)匆忙地向家里赶去。父亲的尸体直挺挺地躺在木板床上,身上还略有余温。我姐姐也回来了,我们姐弟俩忙活了三天,安葬了父亲。我安置了弟妹,才返回学校。
  在我的记忆中,父亲是一个勤劳俭朴、学识渊博的知识分子,他读了12年的私塾,四书五经、唐诗宋词背得滚瓜烂熟,能写一手好毛笔字,打一手好算盘。小时候,父亲常常用论语中的名言教育我们,“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于事慎于言,就有道而正焉。”“无伐善,无施劳。”教会我们做人的道理。有时侯父亲还教我读唐宋诗词,领略诗词中的韵味。我五岁的时侯,父亲就教会我三、四十首古诗,“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终南荫岭秀,积雪浮云端。临表明霁色,城中增暮寒。”现在想来我爱好诗词,能成为一个诗人是跟父亲的熏陶分不开的。  我记忆中的父亲是慈祥的,他从来不打骂儿女。有时侯我们做了错事,他总是循循善诱地讲清道理。只是有一次,我和院子里的几个小朋友玩钻井的游戏,抽香棍把神龛上的一个青花瓷香炉打烂了,这下可把母亲吓坏了。母亲吓唬我说:“你父亲回来要把你打得皮开肉绽。”我当时很恐惧,一趟子跑了。当时正是油菜结果的季节,我躲在门口的一块油菜田里,听见父亲责怪母亲:“小孩子不懂事,你吓他干什么!这下怎么办?天快黑了,到哪里去找人……”母亲为这事后悔不已。夜幕已降临,那睌没有月亮,天边现出几颗明亮的星星,青蛙在草丛里呱呱地叫着,只看见母亲和姐姐手提灯笼边喊边四处张望。我故意把油菜杆弄摇晃,好让她们发现,说实话当时我心里很害怕,因为从来没有一个人晚上出过门。还是姐姐眼尖,看见田里油菜杆在动,她径直向我走来,抓住我就往家里拖,我也没有反抗。回到家里,父亲把我叫到堂屋里,语重心长地说:“娃娃呀!你知不知道闯了多大的祸。一个青花瓷香炉要卖三斗米才能买到。三斗米呀,我们一家六口人要吃一个月呀。”听了父亲的一番话,一种负罪感深深地埋在我幼小的心灵里。父亲接着说:“今天我不打你,你要记住今后不能再犯,要好好读书,勤快些。”  父亲信奉神,第二天就从街上买回一个青花瓷香炉,还买了一道红(一道红即六尺红布,挂在菩萨头上,请求菩萨原谅。)一捆香、一把蜡、一刀纸,非常虔诚地向家神赔罪道歉,叫我们姐弟跪在菩萨面前认错。忙活了一两小时,才把这次“香炉事件”了结。
  父亲不仅对家人和善,对外更是一个慈善家。当时正是抗日战争最紧张的时期,前方死了不少战士需要抚恤,村里的贫困户、孤寡老人需要救济,因为我父亲善良,办事又公道又细致,群众就一致推选他当慈善会会长。父亲接任后马上召集村上的地主、富农开会,动员他们捐款,捐粮,又摸清村里的军烈属、贫困户、孤寡老人的情况,根据他们具体的生活状况发给米票和钱币。每年张榜公布,某某人捐款数量捐钱数量,某某人领粮数量领钱数量,账目弄得一清二楚。父亲是发起人,当然捐得比别人多。当时我们家也不富裕,捐了粮,每天只能喝稀汤,再搭点瓜菜、杂粮凑合着过曰子。孩子们抱怨,父亲说:“有吃的还算好,你看那些贫困户过的啥日子!”钱捐了,我们没钱扯布做衣服,只能穿补疤衣服,父亲就说补疤怕什么,只要暖和就行。
  农业社那时,干活评工分。父亲是知识分子出身,劳力不好,只能评半劳力的工分,所以家庭收入不如劳力好的收入多,生活过得很拮据。父亲精打细算,每天省着吃,用钱都要记帐,把每一分钱都用在了刀刃上。记得我读五年级的时侯,“六一”儿童节,老师带我们上街玩,用了一角钱的盘缠,回来还挨顿骂。由于父亲计划吃粮,计划用钱,精打细算,日子过得也并不比别人差。  父亲对培养子女十分重视。当时,家里那么穷,父亲劳力又不好,母亲又是小脚女人,也干不了多少活,还让我们姐弟两个读书,读完小学又读初中。他常说,再穷也不能穷读书,只有多学些知识,今后才能为国家作贡献。我们姐弟俩也体谅家庭的具体情况,利用放学后、星期天、暑寒假参加劳动,贴补家里。记得我刚读初中三年级进校的那一天,父亲伸出颤颤巍巍的手从枕头底下拿出一个牛皮纸包,递给我说:“我在世的日子也不多了,这是五十元钱,是你一年的学费、伙食费,我也只有这么大的能力了。今后你还要读高中,读大学就看你的造化了。”我拿着纸包,似乎觉得有千斤重似的。这是父亲一辈子的心血,他一生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攒钱就是要我好好读书,做个对国家对人民有用的人。我深深懂得这五十元钱的分量,我有什么理由不好好读书呢?!在父亲的鼓舞下我学习十分刻苦,成绩一直很优秀,得到学校甲等奖学金。我想,我今天能成为一名中学教师,站在讲台上为学生传播知识,跟父亲重视教育,培养子女成才分不开的,我非常感谢父亲。
  父亲虽然离我而去了,但他那种慈祥的面容在我心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他教会了我们做人的道理,他教会了我们勤劳俭朴的生活习惯,是我终生难忘的,也是我学习的榜样。
 
提示

本平台刊发或转载的作品,只是为了传播,并不代表我们的观点!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
责编丨谭纯慧
复审丨徐静媛
校对丨吕眉洁
制作丨张朝青

作者简介
何安祥      笔名常青树,四川江油人,大专文化,中学语文教师,中国诗歌网蓝v诗人,新浪微博网会员,诗词吾爱网驻站诗人。爱好文学,尤喜诗词,在中国诗歌网发表旧体诗700余首,现代诗40余首,部分作品散见于多家报刊杂志、新浪网。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公益网站,残疾人就业,残疾人找工作,残疾人优惠政策,残疾人公益综合社区  

GMT+8, 2020-7-5 05:46 , Processed in 1.188366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爱传递公益网 X3.2

© 2001-201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