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73|回复: 0

【散文集萃】母亲病了丨童谨袤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2-13 06:44: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母亲病了

文丨童谨袤
  那天中午,父亲打来电话支支吾吾了老半天才对我说:“娃,要不你把手边工作放一放回家一趟?你妈病了。”
  我以为母亲只是轻微的咳嗽,就没往心里去,父亲又说了一遍我才紧张起来。当时我是从椅子上弹起来抱紧电话追问母亲病情的。
  从小我是在母亲身边长大的。由于父亲在乡里上班,家里所有农活都落在母亲身上。记忆中的母亲从来没生过病,风里来雨里去,干起农活来像小伙子一样。
  记得那年秋天,收割完稻谷就开始冬种,小麦还好一些,尤其移栽油菜苗,全靠身单力薄的母亲。她挖半天田移栽半天油菜苗,很是辛苦。那年秋天的雨又特别多,一下就是好多天。那段时间是移栽油菜的最好时节,母亲怎能往后拖。那几天母亲早出晚归,天黑透才进家门,回到家湿透的衣服分不出是汗还是雨。有一天母亲回来咳嗽的特别厉害,我就问:“妈,您是不是生病了?”母亲抚摸着我的头说:“妈这么好的身体,怎能生病?妈从来都不会生病。”
  正如母亲所说,我从小学到高中,母亲像铁人一样,没见她生过病,最多也是咳嗽几声,吃几粒药抵抗几天就过去了。




  我很奇怪,父亲老是身体不好,经常去看医生,母亲咋就不会生病呢?她干的可是体力活啊。有次跟母亲闲聊,她解开了我的疑虑。母亲很认真地对我说:“妈不是铁人,当然会生病,假如有一天妈真病了,那可是一场大病。”
  如今母亲已是60岁的老人了,按说早该安享晚年、享受儿孙福了,可在农村劳动惯了的她依然种着几亩薄田,虽说没以前那么劳累,可每天总闲不下来。
  经父亲这么一说,回想起母亲以前的一言一行,我知道母亲真的病了,是累的病,而且还不轻。
  挂断电话,我开着车就往家赶。走进家门便大声叫起来:“妈,妈,病的严重吗?要不咱们去医院?”
  当我喊第三遍的时候,母亲才从厨房探出头来说:“妈没病,那是你爸瞎说的,妈能有病吗?”
  “妈,可不要省那几个钱,把自己的身体不当一回事。”我不相信地说。
  母亲努了努嘴巴说:“你看,这几个菜全都是你最爱吃的,妈像生病的人吗?”
  看着母亲没事的样子,我悬着的一颗心才落进肚子里。吃饭的时候,我不得不提醒父亲说:“爸,今后再不能打这样的电话了,怪吓人的。”父亲沉吟片刻才对我道出了实情:“我像说假话的人吗?这次你妈真的病了。”




  父亲一口气说了一大堆,我好一会儿才听明白。原来夏粮收割完后,母亲就给我准备好了新粮,原本她想跟父亲一起给我送过去,可劳累了一个夏季,又是上百里路,身体的确有点吃不消。眼看新粮放了十多天,每次给我打电话都说忙,母亲才犯了心病,那段时间不把新粮给我送到家,她心里就不踏实。父亲接着说:“有好几次,你妈妈想亲自给你送过去,都被我拦住了,后来我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只好对你撒谎。”
  母亲接过父亲的话说:“这是我最后一年种田,我和你爸早就商量好了,今年说啥也要多备一些给你。”
  我朝屋子中间看去,桌子上放着两袋大米和两袋面粉,看得出来都有上百斤重。我说:“还是你们留着吃吧。”母亲用手指了指另两个袋子说:“我们去年的旧粮都没吃完,今年又有这么多,我和你爸要吃到啥时候?”
  这时饭吃得正香的儿子给母亲夹了一块红烧肉说:“奶奶,爸爸说您种的粮食有妈妈的味道,香。”儿子的一句话把母亲高兴得笑出了眼泪。我朝母亲看过去,她满脸皱纹,头上满是银丝,这么多年,这是我第一次打量母亲,那一刻,我眼眶湿了。





(文中照片来自网络)





​作者简介:

童谨袤 陕西城固人,喜欢读书、写作。愿一步一个脚印,用自己喜欢的文字写出无悔人生。




责编丨刘玺娜
复审丨徐静媛
校对丨萧协章
制作丨张红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公益网站,残疾人就业,残疾人找工作,残疾人优惠政策,残疾人公益综合社区  

GMT+8, 2020-7-13 16:07 , Processed in 1.201113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爱传递公益网 X3.2

© 2001-201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