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56|回复: 0

【散文集萃】红包照人心丨童中平

[复制链接]

898

主题

915

帖子

3362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3362
发表于 2020-2-10 20:50: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故都的秋 于 2020-2-10 20:51 编辑




红包照人心

文丨童中平  


之前几天,文友群里有人提议,1月18号是我们笔耕群建群两周年的日子。这两年大家写作成绩不错,18号在群里搞一个欢庆活动。于是,群主安排,一致同意,18号上午9点到11点,大家在群里唱歌、朗诵、说评书等,各展才艺。当然,更少不了红包。
  18号是星期六,上午我还要上班,来按摩的人一般比平时多,常是一上午都要做事。群里的红包雨一年才下一回,我可不能错过。我说:“我们群喜庆的日子,每个红包个数至少要在二十个左右,让每个愿意领的人都能领到。”群里有三十来个人,一直写作热情高涨的也就那么几个,大部分人一年也难得写一篇两篇。领红包也是如此,有十来个人几乎是自己不发,别人发的也不领。
  我做完事,早已过了十一点,群里依然非常热闹。我打了声招呼,飞快地爬楼梯,看还能不能捡到红包。真不错,一路爬楼一路捡,一个没漏掉,被我全揣进了兜里。
  捡完红包十二点了,真心地高兴。我的笔停下十几年没写东西了,幸好省盲协孟主席有写作爱好,在两年前委托另外一位文学爱好者建了这个“笔耕路上光明行”的群。群里浓厚的文字氛围,重又引发了我写作的热情。给群里发共享红包时,我留言:“光领不发,不好意思,也发一个,生日快乐!”依着心情,我给孟主席和群主各发了一个五、六块钱的专包,留言分别是:“孟主席专包,拍一下马屁。谁误领了,加倍返还。”同样的,给群主红包上写上“群主专包,请多关照。”然后安心午睡。
  午休睡醒,天冷,懒得动,躺着听小说,到四点多钟起床。翻看群消息,两个专包都没到正主手上。“五块二”的包被人领后就没动;“六块八”的包在头一回退时少了八毛,剩六块钱在那里被退了又抢,抢了又退,转了好几道手,现在也停下没动了。
  专包刚发出时,有人提意见,“既是专包,可以私信发。在一个群里,别人会尴尬不自在。”我回说:“没关系的,也发一个就行了。”事实证明,并没有人尴尬不自在,如孟主席戏说的,盲协主席是“三无产品”。群主就更不用说了,在群里,除了忙活,只有捞到空气。你手头上名利资源丰沛,拍你马屁才有价值,才会连带生出不想给你发专包,不发又不好的两难之情。
  等于有三个人要退还。我如果不说,三个红包有意无意大概要就此停下不动了。但我会不说吗?不久前,我还写过一篇随笔《讨钱要早》发表了。
  如果是单位群,企业群,给实权头头的专包,谁敢错领,领了谁不会借着由头加倍返还呢?而我们这个群,群主能带给我们的好处顶多是“抱团取暖”,说好听点,“互相激励”,实际可能是互不服气,不甘落后。但肯定的是,互相影响中,大家的文笔都得到提高。两年里,有七八个人,以写作交流或开会领奖的名义,省内省外乃至京城转了好几趟。说说感谢感恩感动的话可以,若要动真格的,拿干货拍马屁,好像犯不着。专包出来,当是共享包,怕领不到,赶紧抢,错领有可能。就我自己来讲,包到手后,一定要看一下包的总数,总金额多少,哪些人领了,谁谁谁领的包多少钱等等;即使手慢没抢到,也要查看一下红包详情。就这心态,错领了会不知道吗?有人给我发私信说“算了,几块钱,大家在一起,说出来会不好意思。”我在《讨钱要早》一文里就提到“脸皮厚就是被所谓脸皮薄的人惯出来的”。我会依着观点做的。但我心里还真有点怯怯的,需要找三个人讨,三人为众,要是众人齐心,互相比着不吭声,不退包也不理我,我也不能钻到群里去拉呀。一个词跳到我面前——“各个击破”。我便先一遍遍点名呼“五块二”。开始,“五块二”不承认。我说:“应当可以截图的,虽然我不会操作。”,“五块二”便不再说话。这会儿群里很安静,突然进来一条消息,“孟主席的专包,在某某某那里没有退。”我正想,这是表示声援我吗?消息被撤回了。我禁不住无声地笑了。另一个人也发进来一条消息,“六块八的包一开始少退了八毛钱。”我禁不住笑出声来,想,这条消息肯定也会撤回去。果然,很快撤走了。我先不管它,隔半小时一次,不急不慢的呼两声“五块二”,加上旁边一群人围观,晚上八点多钟,“五块二”终于挂不住,但不退包,一声不响带着包退群了。我半天想不明白,五块二毛钱,值得不管不顾的豁出羞吗?做了羞事,可以顾头不顾屁股的躲开知其羞的人,可如何能躲着不见自己的心呢?不过,还好。如果当真是拍马屁,我说不得要补发一个包。但我只是一时高兴,这个结果似乎更有味道。晚上又有三个人发了好几个专包,没再出现错领。可见我讨钱要早要坚决的行动是多么必要。
  我开始找“六块”讨第二个包,又有人来私信,说:“算了,‘六块’人挺好的,肯定真的是不知道,错领了。”我说:“那我更要呼她,让她知道,退回包,不然,她岂不是要在不知不觉中毁掉清名?”第二天早上,我又呼了几遍之后,“六块“的包退还了,说是小孩领的,刚看到群消息。第三个八毛也顺利要回。
  两个小小专包,是我的一时高兴,不是冰,不是刺,如果你感到刺感到冷,那不是我的原因。
  这篇文字,我开始用的题目是《群久见人心》,想想,群久不一定见人心。一些群,群成员之间虽然不认识,没发生红包关系时,也“家人”、“家人”叫得亲切;一旦这个群和红包,和利益沾上边,关系就会变味,家人也常变成陌路,便改成了《红包照人心》。
  到底是跟红包多打交道,多认识人心好呢?还是不打红包的交道,一团和气好呢?更多时候,打不打交道由不得人。活在世上,总是要和一些人相依而存;金钱事小,人品事大,总是免不了发红包领红包,只是不把人品丢了,就好!



(文中照片来自网络)
责编丨梅 洁
复审丨罗 红
校对丨徐静媛
诵读丨邱永康
制作丨张朝青
点击下面链接,看作者更多精彩【散文集萃】珍爱身边之物丨童中平作者简介
童中平,老家安徽桐城,现居江西萍乡。眼睛失明,从事按摩。业余时间写些文字。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


诵读者
康定琴歌    原名:邱永康,江苏通州人,曾立于讲台从教十五载,当过教导主任、副校长,市优秀教育工作者、语文骨干教师。热爱音乐、朗诵艺术,多次在市、区朗诵大赛中获奖,现专从少儿文艺事业。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公益网站,残疾人就业,残疾人找工作,残疾人优惠政策,残疾人公益综合社区  

GMT+8, 2020-2-27 20:02 , Processed in 1.185616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爱传递公益网 X3.2

© 2001-201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