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41|回复: 0

【散文集萃】一只黑斑狗丨王全

[复制链接]

128

主题

128

帖子

47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76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只黑斑狗
文/王全

外祖父去世那年,我10岁。
外祖父是起夜去厕所,摔倒在院子里,头部正撞在一个废弃的石头猪食槽上。

过后有人议论,猪食槽是在园障边,离门口有两米开外,而厕所是在西山墙的胡同里,两不相挨,外祖父是否有意撞去的?也只是猜测。

那夜,是黑斑狗不停地狂吠才惊醒了外祖母和舅父。


白天我看到拴着黑斑狗的树下洒了一地槐花,那是夜里黑斑狗呼叫时挣落的。牠蜷缩在地上,有着黑色斑块的头拱在白色肚皮下,黄的皮毛背部不停地抽搐、颤抖,惊恐的眼神不时望向屋门口忙于丧事的人影,嘴里发出呜呜的悲鸣。

黑斑狗是前一年农村老家亲戚牵来的,本来要被扔掉,舅父说,“那还不得饿死?我养着吧。”便一直拴在菜园西南角的槐树下。我偶尔转到菜园外边,隔着园障扔进半根熟地瓜,牠咬几口便抬头静静望我,与我对视的眼神温柔、和善,就像一个毫无心机的邻家孩子,彼时正与我安静相处。

早前一年我9岁,出了家门就看到黑斑狗烦躁不安,叽叽歪歪的,围着槐树不停地转圈儿,然后我就听到舅父在屋里拍打着柜板,像法官审案子一样在审问外祖父。“——今天你必须说清楚,共产党来了让你当村长,国民党来了你为什么要当保长?”听到外祖父说:“大伙信咱,总要有人主事儿。”舅父又拍了柜板,“不知道那是国民党的汉奸吗?说!有没有通敌告密的事?”外祖父抬高了声调,却是极其悲凉:“儿啊,我没做过愧心事啊!”我顺窗口望一眼屋内,外祖父躺在炕上,舅父坐在炕对面的柜盖上,凶狠的样子让我恐惧,赶紧逃进家里关死了屋门。


再早一年我8岁,记忆就成了片段,只记得那天母亲领着我去看外祖父。我不知道外祖父去了哪里,为什么不在家里,只是跟着母亲走,不敢说话。那段时间周围总有一种压抑的气氛让我不敢出声。

我跟着母亲沿老街向南走,看到贸易货栈门前的空旷处用木杆搭了架子,一栋房的高度,架子顶端放了横牚站着被批斗的人。批斗完了,围着的人呼喊着让那人自己下来。那人两只手臂被反绑在身后,只有腿是自由的。他扭着身子,腿几次试着探下去,但没有手去把扶,只能摔死。那人转了几下身子,终于恐惧地哭了起来。我不知道那人最后的结局怎样,急匆匆地远离了。

再向南是镇政府大院,又有一帮人在围观。站在里边凳子上的人已看不清模样了,头上戴着圆锥形白纸糊的帽子,身上丢丢当当地被白纸条粘满了,连脸上都贴了白纸,像发送死人的那些飘带。从怀前纸牌的字上知道是女镇长……

母亲领着我到了南大坡朝西拐上去,进了一处旷地,迎面的房子大门朝北,我记不清母亲找谁开了门。室内很大且幽暗,隐约记得以前曾跟父亲来这里看过评剧。外祖父与许多人都在里边坐着,到处是草垫和破烂被褥。外祖父一脸慈爱地迎过来,接过母亲递来的饭盒,说了些什么已经记不住了。



那几年家里家外纷乱不堪,充满了压抑感,记不住的事情太多。

待外祖母也去世以后,舅父在单位入党了。入党要填写直系亲属的基本状况,舅父对他的祖父辈却毫无所知。他找了当时健在的老邻居和一些远亲询问,均没有结果,无奈之中才想起问问一壁之隔的大姐——我的母亲。

母亲没有读过书,也不善言辞,却记忆力超强,她不加思索立即说出外祖父的老父老母生于何年,逝于何月,活于哪里,葬于何处……舅父呆坐在炕沿边,惊讶而又窘迫。许久,他说:“一直不知道老爹最后的审查结果,现在入党让看档案了,才知道当年的事经内查外调已经甄别了,只是没人对我说,我也一直心里没底。

那晚舅父走了以后,母亲哭了很久……

那年冬天异常寒冷,晚间醒来会听到黑斑狗发出的哼唧声。傍年底,农村老家来了几个亲戚,讨要了舅父家里供应的肉票。没有了肉票就买不到肉,舅父决定杀黑斑狗过年。

那天黑斑狗又围着槐树磨磨着打转,嘴里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是不是哭泣我无法理解。下午舅父进园子将拴狗的绳子解开了,用手抹了抹牠黑色的头顶就用绳子结了活结套了脖子,挂到那棵槐树杈上。狗在半空挣扎,将绳套松开了,跌下地的瞬间跑出了菜园,逃出了大门口。舅父唤了一声,声音不大,也不严厉,黑斑狗竟立即停下来,扭过头胆怯地望向舅父。随着舅父的继续呼唤和招手,竟然一步一步慢慢走回菜园里,并偎到了舅父的身边。舅父将绳套再一次套在牠的脖子上,随着一瓢凉水兜头浇下,这一次黑斑狗没能逃脱死亡。

舅父杀狗的时候我不敢靠前,心惊肉跳地站在屋门口远远地望着菜园的那个角落,眼泪哗哗在流。黑斑狗挣脱跑掉的刹那间,我仿佛也像从一场噩梦中挣脱出来,亮了天一般的兴奋,心里催促着“黑斑快跑!”可待牠再一次被唤了回去,而且是主动送上了性命,我竟在突然之间痛恨起来,恨牠的呆傻,恨牠的愚昧!

晚饭时舅父送来一盘烀好的狗肉,说吃狗肉去瘟疫、健脾胃,母亲还捣了蒜泥端在饭桌上。我没有勇气败坏大家的兴致,又不忍看那盘肉被人一筷一筷挟着放到各自嘴里咀嚼,推说肚子痛去里屋躺下了,并从此与狗肉绝缘。


十年以后我家与舅父家以道为界,毁了各自菜园,父亲在东边盖了平房,舅父在西边盖了平房,靠近西南角的那棵槐树自然被连根挖掉,砖石与水泥掩埋了一地的零落和一园的过往。若不是我在东面的平房里写写画画的间歇,偶然想起一双曾与之对视的温柔而又和善的眼晴,很难相信有一只黑斑狗曾经存在过。

(图片来自网络)
责编丨谭纯慧
复审丨徐静媛
校对丨王 君
诵读丨杨 洁
制作丨陈朝峰

点击下面链接,回顾更多精彩

作者简介
王全 男,辽宁省庄河市人,有小说、散文等散见于各报、刊及公众平台。

诵读者
雨娘   原名:杨洁,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中華诵读会会员、中国傩戏学会会员、中国音乐家协会戏曲声乐研究会会员;江苏省导演学会会员、南通市戏剧家协会副主席;原江苏省南通市通州区文联驻会副主席。
欢迎投稿


  《爱传递》以“弘扬爱心、鼓励善行、传递正能量”为宗旨。向残障朋友和社会公众征集传递爱心、自强自立、弘扬正能量的稿件,体裁不限。欢迎踊跃投稿!
详情请点击以下链接收阅↓↓↓
【1】“爱传递”征稿启事【2】“爱传递”投稿须知
编辑部组成
主编:罗红
主编助理:谭纯慧
副主编:徐静媛
顾问史军昌
编辑谭纯慧  徐静媛吕眉洁
杨忠颖  孙莲英  程丽 单红娟 刘玺娜 陈朝峰
原创首发检查:耿朋飞
校对吕眉洁(兼)萧协章  王君(兼)
平台制作张红杰  张朝青
萧协章(兼)  陈朝峰
后勤黄翀  雨婷  
诵读杨洁(主持)   李雪霞
张岳香  张雪松  郑 州  邱永康
杨 锋  单红娟  黎 琴  管红娟
卢 伟  马跃峰  颜忠梁  王 君
马 俊
编辑部外联侯美丽 孟旭红
投稿邮箱责任人(皆为兼任)孙莲英  曹晓霞  耿鹏飞
微信作者群管理员(皆兼任):谭纯慧  侯美丽  孟旭红  耿朋飞
版块分工
根据版块设置和编辑工作需要,编辑部分工如下:
文学园地子版块:
★小说、故事版:
徐静媛(版块主持 兼)
★散文、随笔、杂文、评论:
吕眉洁(版块主持)  谭纯慧
单红娟
★诗歌(现代诗、古典诗词):
杨忠颖(版块主持)陈朝峰   
★摄影艺术:程丽(版块主持)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公益网站,残疾人就业,残疾人找工作,残疾人优惠政策,残疾人公益综合社区  

GMT+8, 2020-1-21 10:43 , Processed in 1.233365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爱传递公益网 X3.2

© 2001-201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